■ 市場觀察
  目前我國信息收集只是羅列了個人信貸記錄,並未建立相關評分模型及對借款人信用風險預估,信息支離破碎,無法形成完整信息鏈。
  11月18日,上海銀監局以未依法審查信用卡申請人資料真實性、過度授信、異常交易管控不力等違規行為為由,對7家商業銀行處以240萬元罰款,並提出“剛性扣減”的監管要求。
  今年6月,上海一戶三口之家燒炭自殺,根據遺書,死因疑為信用卡透支無力償還。一家人欠債走投無路“燒炭赴死”,聽起來很悲壯,但僅靠對銀行罰款就能終止“卡奴”自殺悲劇重演嗎?答案是否定的。“卡奴”自殺實質暴露了整個社會信用體系脆弱,拷問了政府各職能部門監管缺位。
  “卡奴”出現,銀行首先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自銀行發行信用卡以來,“卡奴”隊伍越來越龐大,上海一家三口自殺只是個縮影。數據顯示,2013年,逾期半年沒有償還的信貸總額為251.9億元,比2012年增加了71.9%,充分暴露“卡奴”越來越多,數量呈井噴式上升趨勢。“卡奴”出現,與商業銀行追求發卡巨大短期利益密切相關,商業銀行過度、多頭授信導致信用卡申請門檻低,甚至幾乎無門檻,使客戶可使用信用額度與其還款能力嚴重不匹配,這都是導致“卡奴”增加的直接原因。
  但如果將“卡奴”泛濫責任全推給銀行,也有失公允,同時對遏制“卡奴”現象蔓延也無益。從現實看,更需要的還是監管部門“亡羊補牢”。
  一個完善的社會信用體系是築牢預防“卡奴”泛濫的有效屏障。當然,這是一個社會系統工程,它需要稅務、財政、物價、公安等多個部門齊心協力,才能達到掌握每個社會公民信用狀況的目的。而目前商業銀行發放信用卡主要依據央行徵信系統,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在審核信用卡申請人時,往往先查詢央行徵信系統;如果申請人有不良記錄,則不會通過審核。但問題是央行徵信系統2005年才完成與全國所有商業銀行和部分有條件的農信社聯網運行。截至2013年,央行徵信數據庫收錄人數共計6億多人,其中僅1億多人有信貸記錄。可見,央行徵信系統收集信息面不全,覆蓋人口比例不大,無法讓商業銀行全面、客觀地掌握每位信用卡申請人的真實信用狀況,有效參考價值被大打折扣。為此,應由中央政府出面,加大投入,集中各職能部門力量,建立全社會公民信用信息系統工程。唯有像美國一樣,建立全體公民社會保障號和信用記錄,提高信用卡申請人信息透明度和信用卡門檻,防範“卡奴”泛濫才成為可能。
  此外,在信用卡管理上,監管部門應借鑒國際上其他國家成熟信用卡管理經驗,加大公民信息數據分析力度,打造完備信用徵信體系,為商業銀行發行信用卡提供準確的公民信息。
  目前我國信息收集只是羅列了個人信貸記錄,並未建立相關評分模型及對借款人信用風險預估,信息支離破碎,無法形成完整信息鏈,參考價值不大。而美國三大信用局每年收集了美國近2億成年人信用記錄,每年出售6億多份消費者信用報告,每月進行20多億份信用數據處理工作,並將這些信息24小時不間斷提供給銀行,大大提高了銀行發卡的針對性和準確性,這些都值得監管部門認真思考。
  □莫開偉(懷化市銀監局)  (原標題:“卡奴”自殺呼籲監管“亡羊補牢”)
創作者介紹

ham

xswgjez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